首页 文学 短篇小说 姜氏秘史

卷五

姜氏秘史 姜清 5883 2019-08-06 22:07

  壬午四年春正月甲申朔,都指挥葛进帅兵渡滹沱河,遇靖难兵,战不利,奔还真定。

  丙申,省杭州府昌化县丞、簿各一人。

  增置仁和、海宁二县主簿各一人。

  丁酉,增设各卫经历知事一人,理刑。

  置锦衣卫经历,优给武学,设教授一人,启中等十斋训导各二人。

  革柳州永昌县税课局。

  置西安府同官县金锁送巡检司。

  靖难兵拔兖州府邹县。

  戊戌,靖难兵拔东平州,通判郑华死之。

  郑华者,台州临海人,洪武丙子贡士,丁丑进士。官行人,谪东平州判,将赴任,闻靖难兵至,时乡人赵次进丞无锡,华以妻托之,驰至东平,力疾战死。

  庚子,靖难兵克汶上县,遂攻济阳县,庠生高贤宁以书谏。

  城陷,教谕王省死之。

  王省,字子职,吉水人。洪武壬子领乡荐,明年诏免会试,命吏部次第擢用之。省以亲老乞归养,复以文学应征。高庙亲试称旨,例当殊擢,自称才薄学疏,亲老乞便,遂授浮深教谕。

  寻丁外艰,赴,改睢阳。八年,改济阳。靖难兵至济阳,省为游军所获,从容引譬,辞义慷慨,众舍之。省乃升明伦堂,召诸生谓曰:“若等如此,当如何名?明伦堂今日且都不说,只说君臣之义一节如何?”遂大哭,诸生亦哭,遂以头触堂柱而死。后有司立祠学宫院祀之。

  高贤宁者,济阳人,建文中国子生。文庙兵至济南,城未下,以箭书射城中,使亟降。时贤宁适在城中,乃作《周公辅成王论》射城外,请罢兵。未几城下,贤宁被执,文皇帝曰:“此作论秀才耶,好人也!”欲官之,固辞。其友纪纲劝令就职,贤宁曰:“君是学校弃才。我食禀有年,不可也。”纲言于上,全其志而遣之。后卒,年九十有七。弃才云者,以纲被黜庠生也。

  癸卯,革荆州府松滋县、襄阳府谷城县、兖州府鱼台县、福州府连江县四税课司。

  丙午,增设金华、兰溪二县主簿各一人。

  丁未,革保定府神州、辰州府溆浦县、彰德府武安县、凤翔府宝鸡县、太原府宁乡县、平阳府浮水县、叙州府高县、西安府耀州。

  庚戌,靖难兵攻沛县,守备指挥王显迎降,知县颜环、主簿唐子清、典史黄谦皆死之。

  环,字伯玮,以字行,吉安庐陵人,唐鲁公之后,以贤良征授徐州沛县知县。文庙举兵靖难,所过郡县皆归附,环独以死守会。曹国公李景隆出师,驻于德州,环率淮北民给军饷,措画有方,未尝缺乏。辛巳六月,靖难师直捣济宁,过沛,沛民窜匿,环招来之。九月,设沛丰军民指挥司,集民壮五千人筑堡备御,寻调三千益前军。壬午正月,靖难师驻沙河,二十二日攻沛。环遣县丞胡先诣徐州告急,而度不能支,顶送其子有为使归,且告之曰:“当还家白太太,子职勿克尽矣!”题察院壁曰:“太守诸公鉴此情,只因国难未能平。丹心不改人臣节,青史谁书县尹名。一木岂能支大厦,三军空拟筑长城。

  吾徒虽死终无憾,望采民谣达圣明。”夜二鼓,师入东门,指挥王显迎降,环冠带升堂,南面拜,大哭曰:“臣无以报国矣!”乃自经死,时年五十。其子不忍去父,复还,已死矣,遂自刎以从。俄擒主簿唐子清、典史黄谦至,亦死之。县丞胡先收环父子尸,葬南关,题曰“颜公墓”。正统初,监察御史彭最巡邑,询诸户部主事致仕孟式,得其葬处,令有司起坟,立祠祀之。

  靖难兵入萧县,知县郑恕死之。

  郑恕,台州仙居人,由训导举升直隶徐州萧县知县。靖难师至,力拒焉,被擒,死时年五十六。二女当配,亦死之,子濂、湜、侄皆从坐。恕之戮也,在壬午八月十七日云。仙居建祠祀恕及其二女,春秋祭之。

  癸丑,革东昌府临清县临清闸。

  靖难兵次徐州,城守不下。

  置四川英武前卫。

  何福、陈晖、平安帅师追靖难兵,次于济宁,盛庸次于淮河。

  刑部尚书侯泰督运通济宁。

  泰,字顺怀,南和人,累官刑部尚书。靖难师起,泰主抗御之策。壬午二月,运粮至济宁诸郡。五月复运粮至淮安,京师已告急。六月赴京,行至高邮,被执,七月十二日就戮。弟敬祖、子巳寻坐死。

  苏州府知府姚善以郡兵入卫京师。

  善,字克一,湖广安陆州人。初姓李,后复今姓,居鱼宝。

  为人志行纯笃,学识高远。为书生时,遍读书,所曰“待旦轩”

  ,会稽唐之淳为之铭。善工诗,与唐相唱和。洪武中,由乡举历祁门丞,同知庐州、重庆,所至有能声。三十年,擢同知苏州。初,上以吴民薰染夷俗,僭靡违法,明法以齐之,嚣者或更籍,持短长,贼谲蜂起,号难理。善洞达政体,周悉人情,张弛宽密,各协事宜。每数造诸郡贤哲,考治道,商界民生休戚,俗尚淳漓,以期消息自革。由是吏民颇尚礼义,转称大治,为列郡最。隐士王宾独居陋巷,善往候见,舍车躬诣门。宾问为谁,应曰:“姚善。”乃开门延语,及宾报谒面府门,再拜而去。善自邀还,辞曰:“非公事不敢入也。”又将候韩奕,避入太湖,善叹曰:“韩先生可谓名可得闻,画不可得而见也。

  ”己卯,靖难师起,善画策勤王,与有劳焉。壬午,京师平,时黄子澄朝廷索之急,避于善所,约与航海。善曰:“在公则可,在善则不可。善守土之臣,当与城存亡。”子澄去,竟仗节而死。其见危致命,节义可称云。长子节发戍贺千户所,幼子继儿苏州随母给配,保儿、顶儿送工部习匠。善以壬午六月二十一日逮问,七月十一日就戮,时年四十三。又考之《太宗实录》,云燕师日迫,建文与方孝孺用汉破七国之策,贬齐、黄于外。善言于朝曰:“有文武才略可以扶颠济危者,反置之散地不用。今事狼狈,须急召之。”询其姓名,不对;再三询之,则曰:“于今人才岂有过于黄太卿哉!”遂复召二人,不至。则是善尝在朝也,然其详不可考矣。正德丙子,巡抚都御史秦金祀之乡贤祠。

  二月丙寅朔。

  己未,增置苏州府推官一人。

  丙寅,论征伐功,榜于德州,升赏有差。

  云南左卫副千户关庆升楚雄卫指挥使。

  辛未,改琼州府宁远县藤桥巡检司为临川巡检司。

  癸酉,革沔阳景陵县僧会司。

  甲戌,革凤阳府太和县、延安府宜君县、巩昌府宁远县、太原府崞县、潼川州安岳县四税课司。

  乙亥,改田州府向武县、都康州直隶广西布政司,革武林县,以其地附富劳县,改隶向武州。

  丙子,改福州府古田县谷口巡检司为水口巡检司。

  丁丑,革邵武府泰宁县道会同。

  己卯,省楚雄府税课司副使一人。

  更定品级阶勋。

  尚书为特进资政上卿,侍中资政卿,侍郎资政亚卿,郎中资政中大夫,员外赞政大夫,给事中嘉正中士。

  三月甲申朔。

  丙戌,革广平府广平县、真定府赵州二税课司局。

  靖难兵自徐州趋宿州。

  丁亥,革武昌嘉鱼县、辰州府辰溪县,济南府齐河、长清、肥城、新城、新泰,莱芜六县,兖州府巨野、东阿二县,肇庆府阳江县,凡十一税课局。

  丁酉,右副总兵都督平安帅师次淝河,击败靖难兵,复战不利。时安部下胡骑指挥火耳灰素骁勇,及北兵败,持弰直趋文庙,不敢有加,欲执之,北兵童信引兵射之,蹶其马,遂降。

  而复与安战,安败绩。

  丙午,改九江府德化县龙开河镇巡检司为瑞昌县白石巡检司。

  增设西安府税课司副使一人。

  改封辽王于荆州府,遂之国。

  辽东都指挥帅兵围蓟州,指挥李广以城降,指挥孙通拒之。

  北平都指挥陈贤以靖难兵来救,诸军退送,移师围保定,不克。

  遣监察御史鲁凤诏使靖难兵。

  靖难兵日迫,朝廷议遣使致书罢兵,无敢行者。风韶独请,至军前不纳,凤韶取竹通节入书,鼓风达之,亦不报,既而归第。凤韶,江西庐陵人。

  四月甲寅朔。

  丙辰,省重庆府棋江县训导二人。

  靖难兵次□□,文庙及诸军战。自是诸军及靖难兵按缀行守,互战不已。

  庚午,省徽州府永丰仓、池州府、太平府丰积仓副使一人。

  革永昌府道州永明县、郴州桂阳县、平阳府吉州、大同府沁水县、广州府增城县、嘉定州犍为县、乌蒙府税课局。

  省乌撒、曲靖二府税课司副使一人。

  己巳,置抚州府临川县、坛林宗仁县、□夌宜黄县止马、广信府贵溪县南津四巡检司。

  庚午,总兵官何福帅师次于小河,败靖难兵。

  时上欲还,朱能谏止。小河之战,指挥同知徐□深入陷阵,连杀十余人,敌亦辟易莫敢当。忽大风尘起,军乱,犹奋槊直呼曰:“男儿当于死中求生。”会马蹶,没于阵。初,太宗起兵,置勇士一军自将,皆才力过人者,而徐与焉。永乐初,赠骠骑将军都指挥使。右见《抑庵文集》。

  辽东诸军复围保定,积四十日,不克引还。

  都督韩观帅兵次于保定三台,及靖难兵□都指挥丁□帅师次于小保定县,靖难兵遂战,大败,观军还,败绩。

  辛未,革龙江关副使二人。

  丙子,何福次于汴河,及靖难兵大战。丁丑,至齐眉山,复战。

  洪武中,有道士题其门曰“灭烟”,知府闻而从之。至是,靖难兵驻高平坡日,亭午攻城,贵人来觇,以门榜报,文皇大恐,拔营而去。观此革命之际,岂人谋哉。

  丁丑,置云南府禄丰县儒学。

  庚辰,叶蕃寇保宁千户所,陷之。

  辛巳,靖难守将败韩观于安州西南,及山西右护卫军。

  壬午,靖难兵及诸军战于灵壁,悉破营寨,诸军大败,执左副总兵陈晖、右副将军总兵平安,总兵官何福宵遁。

  于是文庙慰劳备至,遣将费瓛送晖、安于北,晖中道逸去,不知所终。安后掌北平都司印,后文庙登极,语北平使曰:“平保儿尚在耶?”安遂自经。

  五月癸未朔。

  戊子,省凤阳府泗州广济仓、庐州府六安州军储仓、广德州和丰仓、临江府丰储仓、袁州府永丰仓、吉安府大有仓各副使一人。

  革贵州都司及福建闽清县、平阳府汾西县三税课司。

  靖难兵次泗州,指挥周景以城降。

  寿州千户刘源以城降。

  辛卯,省泉州府永春县、兴化府兴化县、辰州府辰溪县各丞簿一人。

  靖难兵渡淮,都督盛庸败走,遂克盱眙县。

  壬辰,靖难兵据铁里寨,及都督韩观军战,大败。

  丙申,置庆阳府灵州巡检司。

  遣京卫官军操战。

  戊戌,靖难兵次三河,诸军迎战,败绩。

  张本,字致中,东河人。洪武中,以国子生擢扬州府江都县知县。靖难兵及境,卫府皆已归附,本犹率民治守具。其母曰:“此天命也,可违天以祸人乎!”遂率民诣军门,朝事平,升知府。后官兵部尚书,宣德六年正月七日卒。

  己亥,扬州卫指挥王礼谋叛,御史王彬、守将崇刚觉之,执礼系狱;弟王宗诱指挥徐政作乱,遂执刚、彬。庚子,靖难兵至,礼迎降。

  政系张胜故人。王彬字文质,东平人。革除中为御史。岁壬午,与指挥崇刚知之,执礼及其党系狱。五月乙亥,燕将都指挥吴王招谕扬州,礼弟宗与千户徐政、张胜率舍人吴麟等数人出礼等于狱,执彬及刚,开门以降。惜彬之死状无可考也。

  崇、刚镇守杨州指挥,语见前。

  今按,自建文初年,靖难师兴,被执者无虑数十人,不止刚与彬而已。己卯怀来之战,都指挥俞瑱;莫州之战,都指挥潘忠、杨松;真定之战,都督宁忠、都指挥刘遂;庚辰白沟河之战,都指挥何清;沧州之战,都督徐凯、程暹,都指挥俞琪、赵浒、胡原、李英、张杰;德州之掠千户苏瓛;东昌之袭都指挥唐化;辛巳滹河之战,都指挥邓戩、陈鹏;真定之围,都指挥朱荣;定州之战,都指挥花英、郑琦、王恭,指挥詹忠;壬午渡衡水,则指挥贾荣;拔东平则指挥詹景;拔汶上则都指挥薛鹏;涡河之战则胡骑都指挥林帖木儿;淮河之战则守将丁良、朱彬,都督陈晖、马溥、徐真,都指挥孙成、指挥王贵等一百八十余人。及彬与刚见执,则势已不支矣。又有守将陶铭、胡观、先锋孙林、都指挥袁宇、房昭、葛造、何福,皆力战有功,未尝被执也,其战迹与死状皆未悉,姑备书其姓名以俟知者补之。

  靖难兵趋凤阳渡淮,知府徐安守之,不克。

  安,宁波人。洪武中举人才,官知山东济南府,后调凤阳。

  至是,靖难兵谋自扬州趋南京,微服间道从灵壁出凤阳。安知之,折浮桥绝舟楫以守,竟获一渔舟而济。后上正大统,罢安,放归田里,年余举遗逸,有司以安姓名上,遂得复仕。居数载,凤阳诸戚里奏安不体朝廷亲亲大义,庇护细民,夺还庄业。上始怒曰:“朕昔犹有所困,况若曹乎!”逮安至,谪戍云南。

  辛丑,靖难兵次六合县,诸军与战,败绩。

  壬寅,靖难兵次高邮,守备指挥王杰出降,遂以黄旗入城招谕,城中军民悉降,于是沿江郡县多降。

  甲辰,省襄阳府上津、竹山及房山县儒学训导各三人。

  诸军至骷髅,□□遇靖难兵,大溃。

  征凤阳府种马赴京,次大柳树驿,遇靖难兵,夺之。

  遣刑部侍郎金□、礼部侍郎黄观、园子监祭酒张显宗、翰林院修撰王叔英等征兵于江西等处。

  《兵部贴黄册》有朱进,系常州人,跟金侍郎往江西,六月被南昌左卫百户□□□缚送京。

  张显宗,汀州宁化人。少丧父,其母黄守志教之。洪武辛未进士第二人,授编修,升太常寺丞。建文中,自国子监祭酒升工部右侍郎,往江西招集壮丁,募民出粟。太宗即位,显宗及江西布政使杨琏、按察司房安、佥事吕升并为军卒执,告其罪,释之不诛,谪戍兴州。显宗有文学,多著述,惜其功名不终。于一时皈附之臣,有政事者如大理卿虞谦、侍郎徐宗实,文学者如侍讲王景、司业张智、修撰李贯辈,难免于罪咎,然文庙未尝重之。显宗后起为交趾布政。

  谦字伯益,金坛人,建文中任杭州知府。永乐初,召为大理寺左少卿。

  诏天下勤王。宁波知府王琏以海舟入卫京师。

  琏字器之,莒州日照人。学通经史,长于《春秋》。初任教授,谪远方。洪武末以贤能荐,授宁波知府。清俭律己,平易近民,杜私谒,革吏弊,政教兼举。琏自奉俭约,一日见馔有鱼肉,大怒,命撒而瘗之,号“埋羹大守。”惟痛绳武人之不法者,以故军卫衔之。靖难兵进,方造船航海勤王,为军卫缚之,往京师请罪。上问造舟何为,对曰:“由海趋瓜州以截来路耳。”上义而释之,得还田里。故鄞人黄润玉《四明文献录》称云:“独于军卫痛抑奸贪,卒罹横逆。”又赞曰:“富贵不淫,患难奚恤,神明其心,终始一德。”盖指此云。

  六月癸丑朔,靖难兵次浦子口,诸军迎战,败之。高煦至,复战,诸军不利。帝遣都督陈瑄率水军往援,瑄以舟师逃降。

  靖难兵次于江上,都督盛庸会军南岸御之。

  时战败,文庙欲还,适高煦帅兵至,文庙抚其背曰:“儿当再战,吾力疲矣,世子多疾,天下若定,以尔为太子。”于是高煦殊死战,竟败诸军。

  乙卯,靖难兵以陈瑄舟师渡江,盛庸力战,败绩,遂次于江上。帝遣魏国公徐辉祖、开国公常升等分道御之,诸宦官喧然谓不如避位,有窃宝敕出见文庙者,李景隆已令金川门守卒解甲,而宫中火起矣。

  (本书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