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籍 佛教古籍 佛说七佛经

佛说七佛经

佛说七佛经 佚名 6660 2019-09-04 17:04

 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卿传教大师臣法天奉诏译

  如是我闻:

  一时,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。尔时有大苾刍众,持钵食时诣迦里梨道场,共坐思惟:“过去世时有何佛出现,族姓寿量其义云何?”如是思已,互相推问而不能知。

  尔时,世尊知此苾刍思惟是事,即从座起,诣迦里梨道场,结跏趺坐。时诸苾刍,头面礼足住立一面,合掌恭敬一心瞻仰。

  世尊问曰:“汝诸苾刍,于意云何?”苾刍答言:“我等思惟,过去世中有何佛出世?族姓寿量皆不能知。”佛告诸苾刍:“汝等乐闻。”苾刍答言:“今正是时,愿为宣说。”

  佛言:“汝等谛听,我今说之。过去九十一劫,有毗婆尸佛、应、正等觉,出现世间。三十一劫,有尸弃佛,毗舍浮佛、应、正等觉,出现世间。于贤劫中第六劫,有俱留孙佛、应、正等觉,出现世间。第七劫,有俱那含牟尼佛、应、正等觉,出现世间。第八劫,有迦叶波佛、应、正等觉,出现世间。第九劫,我释迦牟尼佛,出世间,应、正等觉。复次过去劫中,毗婆尸佛、尸弃佛、毗舍浮佛,宣说尸罗清净戒律,成就智慧最上之行。

  “复次贤劫中,俱留孙佛、俱那含牟尼佛、迦叶波佛,亦说清净律仪及禅定解脱之法;我所说法,亦复如是。汝诸苾刍!过去毗婆尸佛,刹帝利姓,发净信心,而求出家,成正觉道。尸弃佛、毗舍浮佛,亦刹帝利姓。俱留孙佛、俱那含牟尼佛、迦叶佛,婆罗门姓。我生净饭王宫,刹帝利姓。”

  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颂曰:

  “我说过去世,九十一劫中,

  时有毗婆尸,出现于世间。

  三十一劫中,尸弃、毗舍浮,

  如是正等觉,皆姓刹帝利。

  俱留孙如来,婆罗门之姓,

  俱那含、迦叶,其姓亦复然。

  我处阎浮提,而为净饭子,

  虽证佛菩提,亦姓刹帝利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等谛听!我今复说七佛如来、应、正等觉所有族号,毗婆尸佛、尸弃佛、毗舍浮佛,憍陈族。俱留孙佛、俱那含牟尼佛、迦叶波佛,迦叶族。释迦如来,瞿昙族。”

  尔时,世尊重说颂曰:

  “毗婆尸如来、尸弃、毗舍浮,

  如是彼三佛,悉是憍陈族。

  俱留孙如来、俱那含、迦叶,

  如是彼三佛,悉是迦叶族。

  我处阎浮界,生于净饭宫,

  出家证菩提,是彼瞿昙族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等谛听!我今复说七佛如来、应、正等觉寿量长短。毗婆尸佛、应、正等觉出现世间,寿八万岁。尸弃佛、应、正等觉,出现世间,寿七万岁。毗舍浮佛、应、正等觉,出现世间,寿六万岁。俱留孙佛、应、正等觉,出现世间,寿四万岁。俱那含牟尼佛、应、正等觉,出现世间,寿三万岁。迦叶波佛、应、正等觉,出现世间,寿二万岁。我化五浊众生,寿百岁故。”

  尔时,世尊重说颂曰:

  “毗婆尸如来、尸弃、毗舍浮、

  俱留孙世尊、俱那含、迦叶,

  如是出世时,各自人寿量,

  八万、次七万、六万及四万、

  三万至二万,如是释迦佛,

  而出于五浊,人寿一百岁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等谛听!我今复说七佛如来父母、国城种种名字。毗婆尸佛,父名满度摩王,母名满度摩,帝城亦名满度摩。尸弃如来,父名阿噜拏王,母同名阿噜拏,城名阿噜嚩帝。毗舍浮如来,父名稣钵啰底都王,母名钵啰婆嚩底,城名阿努钵么。俱留孙佛,父名野倪也那多,母名尾舍佉,王名刹谟刹摩,城名刹摩。俱那含牟尼佛,父名野倪也那睹,母名乌多啰,王名输部,城名输婆嚩帝。迦叶如来,父名稣没啰贺摩,母名没啰贺摩虞钵多,王名讫里计,城名波罗奈。我今应、正等觉,父名净饭王,母名谟诃摩耶,城名迦毗罗。”

  尔时,世尊重说颂曰:

  “毗婆尸如来,彼佛本生处,

  满度摩为父,满度摩帝母,

  所都大城郭,亦名满度摩,

  时丰国富盛,人民恒快乐。

  尸弃佛世尊,阿噜拏王父,

  阿噜拏嚩帝,是佛母之名,

  所居城同号,阿噜拏嚩帝,

  人民甚炽盛,大富常安隐。

  毗舍浮如来,父王及母名,

  稣钵啰帝都,钵啰婆嚩帝,

  所都之国城,名阿努波摩,

  其世亦安隐,一切无灾害。

  俱留孙世尊,彼父所立名,

  野倪也那多,尾舍佉为母,

  刹谟刹摩王,都彼刹摩城,

  时彼诸众生,崇重于贤善。

  俱那含牟尼,野倪也那睹,

  而是父之名,母号乌多啰,

  国王名输部,输婆嚩帝城,

  纵广多严饰,有情无诸恼。

  迦叶波佛父,稣没啰贺摩,

  母立没啰贺,摩虞钵多名,

  讫里计国王,都波罗奈城,

  其中诸众生,昼夜常安隐。

  我今所生处,净饭王为父,

  摩诃摩耶母,城名迦毗罗。

  如是正等觉,七佛诸如来,

  父母及国城,分别名如是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等谛听!我今复说七佛如来声闻弟子。毗婆尸如来、应、正等觉大智弟子,名欠拏底写,声闻中第一。尸弃如来、应、正等觉大智弟子,名部三婆嚩,声闻中第一。毗舍浮如来、应、正等觉大智弟子,名野输多啰,声闻中第一。俱留孙如来、应、正等觉大智弟子,名散𡁠嚩,声闻中第一。俱那含牟尼如来、应、正等觉大智弟子,名稣噜努多啰,声闻中第一。迦叶波如来、应、正等觉大智弟子,名婆啰特嚩惹,声闻中第一。我今应、正等觉大智弟子,名舍利弗,声闻中第一。”

  尔时,世尊重说颂曰:

  “毗婆尸如来,有大智慧子,

  名欠拏底写。尸弃佛世尊,

  有大智慧子,名部三婆嚩。

  毗舍浮如来,有大智慧子,

  名野输多啰。俱留孙如来,

  有大智慧子,名曰散𡁠嚩。

  俱那含牟尼,有大智慧子,

  稣噜努多啰。迦叶佛世尊,

  有大智慧子,婆啰特嚩惹。

  我今应、正觉,有大智慧子,

  名曰舍利弗。如是七佛子,

  于诸声闻中,各各为第一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等谛听!我今复说七佛如来侍者弟子。毗婆尸如来、应、正等觉侍者,名阿输迦。尸弃如来、应、正等觉侍者,名刹摩迦噜。毗舍浮佛、应、正等觉侍者,名乌波扇睹。俱留孙佛、应、正等觉侍者,名没提逾。俱那含牟尼佛、应、正等觉侍者,名稣噜帝里野。迦叶如来、应、正等觉侍者,名萨里嚩蜜怛啰。我今应、正等觉侍者,名阿难陀。”尔时,世尊重说颂曰:

  “佛子阿输迦,刹摩迦噜等,

  并乌波扇睹,没提逾之者,

  稣噜帝里野,萨嚩蜜怛啰,

  及彼阿难陀,皆为佛侍者。

  常行慈悲心,成就三摩地,

  通达诸法相,具足大智慧,

  多闻而聪敏,为大法之师,

  众中居第一,名闻于十方。

  人天皆归敬,精进力坚固,

  断尽诸烦恼,而证无生灭。

  承侍佛世尊,恒获于己利,

  如是诸如来,成就真佛子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等谛听!我今复说七佛如来所度声闻之众。毗婆尸如来第一会说法,有六万二千苾刍得阿罗汉果,第二会说法,有十万苾刍得阿罗汉果,第三会说法,有八万苾刍得阿罗汉果。尸弃如来第一会说法,十万苾刍得阿罗汉果,第二会说法,八十亿苾刍得阿罗汉果,第三会说法,七万苾刍得阿罗汉果。毗舍浮如来,第一会说法,八万苾刍得阿罗汉果,第二会说法,七万苾刍得阿罗汉果,第三会说法,六万苾刍得阿罗汉果。

  “俱留孙如来一会说法,四万苾刍得阿罗汉。俱那含牟尼佛一会说法,三万苾刍得阿罗汉果。迦叶如来一会说法,二万苾刍得阿罗汉果。我今一会说法,一千二百五十苾刍得阿罗汉果。”

  尔时,世尊重说颂曰:

  “毗婆尸如来、尸弃、毗舍浮、

  俱留孙世尊、俱那含、迦叶,

  并释迦牟尼,各各出世时,

  所度声闻众,数有七十亿,

  九万余三千,二百五十人,

  皆得阿罗汉,不受于后有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等谛听!毗婆尸佛、尸弃佛、毗舍浮佛,乃至我今出现世间,住持教化,宣说法教,调伏有情,戒行仪范,受持衣钵,求证菩提,无有少法而各别异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如是过现劫,毗婆尸等佛,

  所度众苾刍,成就大智慧,

  勤修于正道,菩提之分法,

  五根与五力,四念、四神足,

  七觉、八圣支,及彼三摩地,

  寂静眼等根,通达于法藏,

  开悟诸群生,增长于慧命,

  如是贤劫中,皆叹未曾有。

  佛以大悲智,自觉觉于他,

  威德大神通,所说皆如是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与诸苾刍即从座起,还给孤独园,过是夜已,至平旦时。

  诸苾刍众,从其本舍,往迦里梨道场,互相推问:“过去如来入大涅槃,离诸戏论,永断轮回,而无过失。如是大丈夫,有如是智慧,如是持戒,如是三摩地,如是解脱,如是威德,如是种族,降世利生,甚为希有不可思议。”

  尔时,世尊知诸苾刍心之所念,从座而起,诣迦里梨道场,结跏趺坐,告苾刍众言:“于意云何?”时诸苾刍白世尊言:“我等闻说,过去如来,入大涅槃,离诸戏论,永断轮回,而无过失,如是大丈夫,有如是智慧,如是持戒,如是三摩地,如是解脱,如是威德,如是种族,降世利生,甚为希有不可思议。”佛言:“苾刍,汝今所说,何以故?”苾刍白言:“佛有清净法界,证真觉智,无不了知,愿为解说。”

  佛言:“苾刍,汝等谛听,我今说之。于过去世,有大国王名满度摩,彼王妃后名满度摩帝。尔时,毗婆尸佛从兜率天降下阎浮,入于母腹住胎藏中,放大光明照诸世间无有幽暗,而诸恶趣一切地狱,日月威光亦不能照,佛光所及忽得大明,而彼有情互得相见,即发声言:‘何故此间有别众生?’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从兜率,下降阎浮时,

  如云亦如风,须臾至母腹,

  身放大光明,照耀人天界,

  地狱铁围山,皆悉无幽暗。

  佛刹众境界,随住于母身,

  如是大仙众,亦来俱集会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从兜率天下降阎浮,入母胎时,部摩夜叉高声唱言:‘此大菩萨大威德大丈夫,舍天人身及阿修罗身,处彼母胎而受人身。’如是四天王天,忉利天,夜摩天乃至梵辅等天闻此唱言:‘菩萨降神处母胎中。’皆悉来集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从兜率,降神母胎时,

  部摩大夜叉,唱言彼菩萨,

  弃舍天中身,及于修罗质,

  处此母胎中,即受人世报。

  四王、忉利天、夜摩及兜率,

  乃至于梵世,皆悉闻斯事,

  菩萨降人间,微妙真金色,

  诸天悉来集,心怀大喜庆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从兜率天降阎浮时,有四大天子威德具足,身被甲胄,手执弓刀,拥护菩萨,人非人等皆不侵害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降生时,忉利天帝释,

  遣彼四天王,各具大威力,

  身被金甲胄,手执弓刀枪,

  恒时常卫护。罗刹非人等,

  不敢作恼害。安住母腹中,

  如处大宫殿,恒受诸快乐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从兜率天下降阎浮处母胎时,其身清净光明照耀,如摩尼珠,母心安隐无诸热恼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处胎时,清净无瑕秽,

  犹如琉璃珠,亦如摩尼宝,

  光明照世间,如日出云翳,

  成就第一义,出生最上智。

  令母无忧恼,恒行众善业,

  有情皆归仰,安处刹帝利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从兜率天下降阎浮处母胎时,未曾得闻母有染欲色等五尘而无所著。”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处胎时,令母心清净,

  不闻染污名,远离五欲过,

  断除贪爱根,不受诸苦恼,

  身心恒安隐,常得于快乐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从兜率天下降阎浮处母胎时,母自受持近事五戒:一不杀生,二不偷盗,三不淫欲,四不妄语,五不饮酒,于其右胁诞生菩萨,母后命终生天界中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处胎中,母自持五戒,

  右胁生童子,无彼诸苦恼,

  譬如天帝释,受妙五欲乐,

  于后命终时,速得生天上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右胁生时,大地震动,身真金色离诸垢染,放大光明普照世间一切境界,所有恶趣黑暗地狱忽然大明,彼中众生互得相见,各各疑云:‘何故此间有别众生?’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降生时,大地皆震动,

  身相如真金,不染诸尘垢。

  威德大神通,光明照一切,

  幽暗业众生,而互得相见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右胁生时,母无疲困,

  不坐不卧。尔时菩萨大威德大丈夫,心不昏昧,足不履地,有四大天子捧童子身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降生时,母意无散乱,

  不坐亦不卧,自在而适悦。

  威德大丈夫,心离诸暗昧,

  四天捧其身,足不履于地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右胁生时,身体清净如琉璃宝,远离一切脓血洟唾不净之物,亦如摩尼珠憍尸迦衣,诸尘垢等而不能着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降生时,身器悉清净,

  远离诸秽恶,脓血洟唾等,

  譬如憍尸衣,及彼摩尼宝,

  莹净体光明,尘垢皆不住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右胁生时,有二天子,于虚空中降二种水,一冷二温,沐浴童子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降生时,空中有二天,

  沐浴童子身,降彼二种水,

  温冷各相宜,表圆于福慧,

  成就大无畏,普遍视众生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右胁生时,具三十二相,

  身色端严,眼根清净见十由旬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菩萨降生时,诸相悉具足,

  目净复端严,远视十由旬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彼菩萨摩诃萨右胁生时,见忉利天,彼天帝释见此童子是真佛身,执白伞盖覆童子身,寒热风尘一切诸恶而不能侵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童子初生时,远视于忉利,

  帝释复睹之,手执白伞盖,

  即来覆其身,寒热风日等,

  及彼诸毒恶,一切不能侵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右胁生时,本母乳母养母,及诸宫人围绕保护,澡浴涂香种种承奉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童子初生时,乳养有三母,

  及彼诸宫人,四面常围绕,

  澡浴复涂香,令彼常安隐,

  如是昼夜中,无暂而舍离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右胁生时,身色端严,具三十二相。满度摩王,即召相师占其童子,婆罗门言:‘若令在家受灌顶轮王之位,主四天下,具足千子威德无畏,不以兵杖弓剑能降他军;若复出家坚固修行,成正等觉。’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相师婆罗门,占此天童子,

  告彼父王言,具相三十二,

  如月出众星,世间甚希有。

  若常在宫殿,必绍转轮位,

  主领四大洲,复生千太子;

  如是出家时,速成无上觉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右胁生时,身真金色诸相端严,如水生莲尘垢不着,一切有情瞻仰不足。所出言音微妙细密清雅流美,譬如雪山迦尾啰鸟,食花而醉,所出音声雅妙清响,众生闻者无不爱乐,童子言音亦复如是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童子初生时,身相真金色,

  亦如红莲华,尘垢不能染。

  言音甚微妙,如迦尾罗声,

  众人得闻之,爱乐无厌足。”

  尔时,世尊说此偈已,告苾刍众言:“汝今谛听!彼菩萨摩诃萨为童子时,远离邪妄,心意纯直,自觉觉他恒行正法,众人侍奉,如帝释天主宗敬父母,由此名为毗婆尸。”

  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  “毗婆尸如来,为彼童子时,

  通达大智慧,远离于邪妄。

  自觉及觉他,修习正法行,

  众人常爱敬,如彼帝释天。

  侍养于父母,名闻满世间,

  是名毗婆尸,利益诸含识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